欢迎访问《现代教育》杂志社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往期目录
性取向多样性背景下的南非教师教育带来的启示
《现代教育》杂志社官方投稿邮箱:xdjybjb@126.com
摘要 性和性别少数群体因为非正统的性倾向、性别认同及性别表达而难以得到社会的接受与承认。校园内针对性和性别少数群体的歧视与欺凌逐渐成为教师关注的问题,但师范生对如何处理校园内性与性少数相关问题的能力还需提高。因此在师范学校内进行教师教育时,必须将性教育和性少数教育课程作为必修课,帮助教师正确处理未来可能遇到的相关问题,提高教师能力。

性取向多样性背景下的南非教师教育带来的启示

刘雪泥

浙江师范大学,浙江省金华市,321000

摘要 性和性别少数群体因为非正统的性倾向、性别认同及性别表达而难以得到社会的接受与承认。校园内针对性和性别少数群体的歧视与欺凌逐渐成为教师关注的问题,但师范生对如何处理校园内性与性少数相关问题的能力还需提高。因此在师范学校内进行教师教育时,必须将性教育和性少数教育课程作为必修课,帮助教师正确处理未来可能遇到的相关问题,提高教师能力。

关键词:性教育;教师教育;教师角色

有学者曾表示:如果公立学校要促进公平公正社会的建设,他们就有责任教导所有的学生批判性的思考现行的性别规范。201312月,来自20个非洲国家的教育部长和代表在开普敦共同签署了一项宣言,宣布要大力支持各自国家性教育的全面发展。在过去的六年里南非基础教育部一直在和美国国际开发署(United States Agency for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USAID)以及总统防止艾滋病紧急救援计划(President’s Emergency Plan For Aids ReliefPEPFAR)开展广泛的合作,为南非基础教育学生制定以及试行性教育课程计划。尽管南非性教育课程得到了如此重视,在南非推行性教育的难度也不容忽视。首先,在南非,进行性教育的风险很高,因为这些课程必须解决的是现实的威胁——艾滋病毒、艾滋病、意外怀孕以及性剥削;第二个困难在于教师本身,很多教师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比如宗教及文化信仰,或者单纯的对性教育感觉不适,这导致了教师在向学生进行性教育的时候采取错误的方法。

正是在这些困难下,南非教师教育必须进行调整以帮助教师更好的参与到性教育中去。教科文组织在2015年发表的全球综合性教育回顾报告中说到:要提供高质量的性教育课程需要足够的教师能力以及培训,目前教师培训基本上都是在职培训,范围十分有限。这导致教师避免与学生讨论敏感问题,比如性行为、艾滋病、避孕方式以及正确面对自己性取向等问题,教师也无法使学生通过参与式的方式充分参与到健康的性教育中去。在报告中,教科文组织提出了在职前教师教育中加强性教育工作的观点,并提出要将学生视为一个合法的性主题,并且将学生看作可以投入学习的独立个体,学校和教师要满足学生的需求,发展参与性和多样性的性教育。

1、西开普大学性取向多样性和教师的角色课程背景

南非宪法第九条明确提出,要保护所有南非人民的权利,禁止一切性取向歧视现象,但是南非校园中针对LGBTI学生群体的不公正对待现象还是十分严峻。曼德拉在他的就职演讲中承诺:要建立一个让所有南非人没有恐惧、能够挺胸站立的社会,一个维护自身和世界和平的彩虹之国。21年过去了,对于南非的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者和双性人社群来说,这一承诺基本上没有实现。南非基础教育部为此已经出台了针对校园中恐同欺凌行为的法案,但是西开普大学研究者认为这不仅是政府部门的职责,南非的教师教育机构有责任也有义务考虑在职前教师发展体系中纳入LGBTI群体的立场考虑。

在学生的呼吁下,西开普大学在职前教育的最后一年与西开普大学教育学院的艾滋病项目合作,向师范生提供了一门新的性教育课程,即性取向多样性和教育者的角色课程模块。专门供学生和教师讨论LGBTI群体面临的问题和挑战,学校申请将这个附加的讨论形成一个独立模块,并在2014年的最后一个学期作为一个5学分的课程模块推出。

2、课程流程

性取向多样性和教师角色课程是一个为期七周的独立模块,会在师范生最后一个学期的学习中开展,课程的重点不是教会学生关于LGBTI群体的生活现状,而是为了发现教师在课程内外对LGBTI学习者和同事以及他们出现的性取向方面的疑问和需求做出适当反应需要些什么,同时教会学生在未来职业生涯中如果遇到有关针对不同性取向以及与传统性别规范不同的学生的校园欺凌应该做些什么。课程开发者将课程分为自我反思、宗教信仰、教育资源的搜集和校园欺凌的对策分析四个部分。

首先是自我反思,自我反思部分的第一个任务是向学生揭示LGBTI的历史、意义和定义,这意味着学生首先要理解一个人的性别的社会属性和生物属性之间的区别,更好的理解社会建构的概念。教师向学生展示同性恋人的亲密照片,让学生描述自己看到照片之后的想法。教师在这之后并不会对学生的不满和歧视进行谴责,而是赞扬的学生的开放性,并表示只有学习者愿意分享自己的想法和经验时,学习才能开始。在了解了学生对性少数群体的负面情绪后,教师与学生共同讨论了针对少数群体的歧视以及偏见情绪的源头,在反思的过程中教师还向学生抛出问题,反思自己对于多元性取向以及传统性别规范的刻板映像。通过讨论和思考,学生开始进行自我反思,剖析自己过去对待LGBTI群体的态度和行为。

第二个步骤与宗教信仰有关,众所周知基督教的学生会认为同性恋是一种罪,因此要在课堂上消除学生对性少数群体的偏见,宗教问题是不可避免的。教师向基督教学生展示了一个年轻的非洲男子因为性取向被严重割伤后缝合的脸,向学生发问:你站在哪边?耶稣会因为一个人是同性恋就割伤他的脸吗?这个问题很大胆,但不能否认的是,这也促使了学生们深刻和批判性的自我反思,产生了矛盾的内心感情。

第三个部分是学生搜集教学资源,学生在思考过程中会利用互联网去搜集与性取向多样性与教师的角色有关的教学资源并在课堂上分享,课程开发者认为影片在课程中的使用会加强学习者的情感成分。随着同性恋者出柜的故事越来越多,许多在电影和生活中亲身经历过歧视和暴力的人讲述了这些故事,使得LGBTI群体生活更加真实,也更难以被忽视。

第四个部分是校园欺凌的对策分析,学生们被要求参与到高层次的思考任务中,解决问题,思考他们在未来的课堂上会做什么。首先向学生展示现在基础教育中针对性别规范的校园欺凌的严重程度,随后学生必须设计一个方案来解决这个问题。大多数学生认为要对施加欺凌的学生处以严厉的惩罚,另一部分学生持反对观点,他们认为这种惩罚会形成一种恶性循环,只会助长欺凌行为,并且会使这种欺凌转到地下,更不容易被发现。作为一种惩罚形式,它不会改变欺负者的态度或意识,而只是教会欺负者避免被抓住。这些学生提出了一条更复杂的解决道路——将欺凌弱小的学生转变成两个被欺凌男孩的盟友,试图深入分析学校文化以及家庭和社会的文化。持两种观点的学生在课上就自己的观点进行了讨论和分析。

3对中国的启示

2016年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与北京大学共同发布了《中国性少数群体生存状况基于性倾向、性别认同及性别表达的社会态度调查报告》。调查显示在中国,性少数人群依然生活在阴影中,绝大多数的LGBTI人群遭受歧视,甚至在寻求社会服务时也会面临许多困难。超过一半的性少数群体说自己曾遭受歧视或不公正的对待,成为霸凌的受害者。报告中也显示了大量受访者对性的多元保持的开发、接纳的态度,绝大部分(70%)的受访者并不赞同将同性恋视为病态,也不赞同对LGBTI人群那种基于僵化思维的偏见。超过80%的受访者认为,法律应明确表示保护少数人群的权利。南非对性教育的重视程度值得中国教育部门学习,中国在培养教师时,也应该将性教育作为一门必要的课程,帮助即将走上工作岗位的师范生更好的处理工作中的问题。

首先,中国师范教育必须重视性教育,提高教师同理心。当代LGBTI学生群体的生存环境不良,他们备受压力、害怕暴露自己,存在着自我认同不良以及自我封闭甚至自杀倾向等不良心理状态。因此,教师对于同性恋学生的心理健康教育工作刻不容缓,应该加大教师教育中性取向教育的比重,帮助教师培养能够为同性恋学生提供专业有效的心理咨询服务的能力,创造包容、理性、科学的校园氛围。

其次,有不少教师认为儿童不需要性教育,也有教师认为对儿童进行性教育可能会导致儿童的过早成熟,甚至有教师谈色变,认为性教育是肮脏下流的事,更不用说向学生传授有关性少数群体的相关知识。但根据教育理论,儿童期是最应该进行性教育时间段,在青少年还没进入青春发育之前,抓住儿童性教育发展这一关键期,促使其身心健康发展。在尚未形成完善的性观念时,教师必须加以辅助,帮助学生形成正确的性观念,掌握基本的性知识。同时帮助学生形成正确的性取向观念,不歧视性少数群体,不以标签定义其他人群,也能直面自己的性取向,使孩子们能和老师、朋友、家长自然而然地谈性。

最后,正如西开普大学性取向多样性与教师角色课程中强调的一样,在进行该课程时,要为学生和教师共同创建一个安全的环境,一个师生可以随意发表自己看法和态度的空间,这对课程的成功有极为重要的作用。我国教师在进行性取向相关教育时,也要掌握相关技能,给学生信任的氛围,为学生营造安全空间。同时这也是师范学校培养未来教师时要着重建设的,在学生教育课程中加入同性恋的科普知识,给学生提供一个科学正确的途径去了解同性恋并且引导大学生对同性恋形成一个客观正确的认识进一步消除偏见与歧视,并为学生建设一个能自由表达的空间。

参考文献:

[1] Mollie V. Blackburn, Summer Melody Pennell. Teaching students to question assumptions about gender and sexuality [J].Sex, gender, and schooling. 2018(2):27-31

[2] Emerging Evidence, Lessons and Practice in Comprehensive Sexuality Education, a global review[R]. United Nations Educational, Scientific and Cultural Organization.2015

[3] Lees, J. and T. Vergnani. 2006. Attitudes, beliefs, confidence and comfort levels of Western Cape teachers addressing HIV education. Unpublished paper.

[4] 中国性少数群体生存状况—基于性倾向、性别认同及性别表达的社会态度调查报告[R].联合国开发计划署. 2016

[5] 王一博.同性恋大学生的心理健康与高校心理工作研究[J].林区教学.2015(4):114-115

[6] 孙纪玲. 我国儿童性教育存在的问题与策略探究[J]. 现代教育科学·普教研究.2011(1):47-48

Copyright © 2008-2011 版权所有 -《现代教育》杂志社 - 技术支持:知网空间
投稿邮箱:xdjybjb@126.com